今天晚上讲了2小时的过去问讲解。这是塾里安排的京都大学的过去问。和之前一样,没有一个学生来听课,大家都想着听录播,或者因为过去问就没做,就想着老师把答案讲一下,自己听懂了就行。但没有互动的课,其实老师会讲得特别快,学生看录播也并不一定能完全掌握。但奇怪的是,也没有学生来问问题。于是,我就空对着电脑屏幕一直讲。

再联想到近期日本的疫情愈发严重,政府准备停止所有外国人入境。本来嘛,因为疫情反复,留学生赴日已经推迟了近1年,就算4月生的签证发下来,估计也很难准时赴日。估计过两天就会准备发布紧急宣言,而且政府还妄想继续举办奥运会,根据民间调查已经有80%的人反对办奥运会。虽然2月份说是开始接种疫苗,但想到去年安倍口罩的发放速度,这疫苗得打到下半年。

在这种大环境下,许多留学生可能会改变计划,改为在国内考研了。塾里的学生也会变少,我们的工作量也会变少。